未分類

讓股價持續的創下新高,是不是一種對反「反壟斷」的支持?-《巨頭的詛咒》讀後心得分享

2020 年 8 月 8 日

讓股價持續的創下新高,是不是一種對反「反壟斷」的支持?

坊間對於美國科技巨頭壟斷的討論書籍已經愈來愈多,多數在討論這些公司的現況,以及對於我們的未來會造成哪些影響與潛在的巨大傷害。而在這本書中,除了現況與未來,更多的是由過去歷史的描述以及經濟學觀念來引導我們做出正確的選擇。

作者吳修銘的上一本書《注意力商人》就已經非常精采,針對媒體生態,洗腦模式的廣告對於群眾的影響力,提醒我們在默認下持續的無償提供我們的注意力做為待售商品,為現今的媒體平台打造新商業模式獲取豐厚獲利。

藉著持有股權而受益的投資人,對持有經營權而獲得更大利益的企業家,我們是否會因此對於公司為達高速成長而使用蠻橫策略去擴張,反而採取更寬容的態度,在《巨頭的詛咒》本書中,你會得到相當多的啟發。

而這本《巨頭的詛咒》同樣以過去標準石油、摩根等托拉斯的發展,來告訴我們未來將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對於歷史中的托拉斯們,非常建議大家可以去找《The Men Who Built America》這部影片來看,幾個小時就可以了解過去這些公司的成長,對於美國的茁壯有何貢獻,以及到後來又是如何面臨反托拉斯的威脅。

以美國標準石油公司來說,是歷史上最重要的壟斷企業代表。創辦人洛克斐勒以鐵路費上漲做為威脅,強迫收購小型的煉油廠,來擴大自己的產業占有率,短短十年標準石油的市占率從10%提高到90%(目前Amazon在美國電商零售市場也”僅有”35%的市占率,占整體零售市場甚至不到10%)。

眾所皆知標準石油公司在受到反托拉斯法的約束後,分拆為七個不同的企業,而其中艾克森美孚(XOM)與雪弗龍(CVX)目前市值仍排名美國企業前50名之列,是美國最規模最大的兩家能源公司。

但在進行分拆之前,當時羅斯福提出的提議是:「標準石油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是否願意接受政府監督,甚至可能成為第一家『公家』的托拉斯?」

標準石油公司當然是沒有接受這個提議的,最後選擇了分拆。但是試想時空倒流,若是標準石油接受了該提議,現在的標準石油公司,甚至現在的美國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政府控制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改組成公營事業,能夠讓美國愈來愈進步嗎?

很多事情並不是非黑即白,即便是反托拉斯法都是在壟斷與自由競爭中找到平衡,目標是社會大眾的集體功利,而不是單一個體的利益極大化。當規模經濟的無限發展演變為《規模不經濟》後,連帶的拖累的是整個經濟環境的進步、創新、生產效率,當社會階級的差距愈來愈大,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同時,底層人民失去突破現狀的期待感,你可以想像到的是「災難」。

政府在其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因為民眾的力量太小,被迫處於被動的狀態而容易被擺弄。民選政府是由廣大人民給與執行權利的權力,讓我們可以擁有更好的發聲管道。

所以當川普上任,或是後來的落敗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參選人伊莉莎白.華倫,以及代表民主黨出線的拜登,每一個候選人都表明挑戰科技巨頭的態度,來博取選民的歡心。但是我們也都知道,他們一方面批評科技巨頭,另一方面他們又是如此的依賴這些科技巨頭來擴大影響力。

而事實上對於這些科技巨頭,到底選民的內心底層是認同或是抗拒,我認為是很難下定論的。所以才會衍生出這樣的疑問?在科技進步與人類生存環境的逐漸進步的情況下,我們更貼近這些科技巨頭,可以自由的買賣公司的股票,可以比過去更容易享受到資本市場給予的回饋同時,讓股價持續的創下高,是不是一種對反「反壟斷」的支持?我們是否正在提供這些企業進行遊說的資源,鼓勵這些企業進行壟斷與擴張呢?

對於企業壟斷發起的訴訟,是一場耗時的戰爭,也是一種浪費社會資源的過程。與其打壓這些產業領導者,或許支持產業中的小型競爭者反而是更好的方式。

如同F1賽車在過去都會持續的調整比較規定,讓小車隊也可以有出頭的機會,或是美國職業球賽的賽制也有許多避免大球隊擁有絕對優勢讓整個比賽可以更為公平。。

比賽為什麼會好看,就是因為總有你預期不到的事情有可能會發生,才會讓人願意參與其中,表態支持與做出貢獻。而世界為什麼可以持續進步,也是因為這個世界不是由某些特定人(集團)所主導,而是因為我們相信總有一個天外奇蹟降臨,由真正的民主自由來發揮力量,能讓我們的生活可以變得更美好!

《巨頭的詛咒》(博客來介紹)

延伸閱讀書單:

  • 競爭之死 (博客來介紹)
  • 《贏家全拿》推薦序-贏家全拿,弱者無力反抗 (連結)
  • 《四騎士主宰的未來》和它們沒告訴你的事 (連結)
  • 《AI未來賽局》推薦序-AI發展對投資人的啟示 (連結)
  • 《注意力商人》(The Attention Merchants) 讀後心得分享 (連結)
  • 《注意力商人》與我們的生活 (連結)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