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與伊坎的新戰場:西方石油公司併購案

0
909

五月初我們寫了一篇文章《股神巴菲特100億美元的新投資-西方石油》,討論巴菲特同意在西方石油確認收購阿納達科石油這家公司後出資,而西方石油公司同意用10萬股,年利率8%的優先股與認股權證來換取這100億美元。

西方石油公司於1920年建立,總部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主要開採石油和天然氣,業務範圍包括美國、中東、北非和南美地區。在2019年5月,公司同意以相當每股75.53美元、共380億美元收購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公司Anadarko(阿納達科石油) 。

公司CEO Vicki Hollub稱,西方石油看中阿納達在德州西部二疊紀盆地、價值100美元的豐沛頁岩油,收購完成後,未來雙方可發揮協同效應,讓原本市值排名第五、無法與石油巨頭相比的西方石油,擁有令人期待的發展潛力。

圖片來源:WSJ

在巴菲特的加持下,阿納達科看似已經是西方石油囊中之物,不過,這件事後續還有發展

除了股東T. Rowe Price(普信集團)也對這筆交易案提出反對意見,認為該筆交易不符合股東最大利益外。我們所熟知的激進投資者卡爾·伊坎也對此提出反對。

伊坎並非箭指巴菲特,而是認為西方石油提出這麼優渥的交易條件,巴菲特同意了,有問過公司的股東是否同意嗎?而且,他也認為這麼大筆的投資,付出的溢價根本無法為公司創造有吸引力的回報,西方石油這筆併購案是非常「不明智的」。

伊坎憑什麼提出反對?

就因為他現在已經是手握西方石油16億美元股份的大股東,所以他當然可以對公司進行嗆聲。但是伊坎什麼時候買進西方石油的股票的?據了解,伊坎在五月份之前根本還沒有西方石油的股份。

也就是說,在巴菲特五月公開他與西方石油的協議後,華爾街之狼(王)卡爾·伊坎便盯上這筆交易,暗中收購西方石油的股票,準備展開行動。而伊坎的目的,或許不僅僅只是想要阻攔這筆交易而已。

激進投資者的角色,從來就不只是扮演一個旁觀者,而是深入公司去威脅利誘公司的管理層,執行他們想要的決策,包括更換公司管理層、活化/出售公司資產等舉措。所以伊坎在買入西方石油股份、可以擁有主導能力後,會對西方石油做出什麼要求呢?

圖片來源:finviz

股價表現

自巴菲特投資西方石油的消息發布以來,西方石油的股價直直落,至昨日收盤價為47.43,跌幅17.3%。若以產業前景來看,5月6日第一季的財報中,雖優於市場預期,平均每日的產量也提高。但在近期油價的大幅下滑,對於公司的營收影響肯定是負面的。

就公司基本面來說,若是確認併購阿納達科後,除了巴菲特資金的挹注外,是否還需要額外發行新股或是舉債來因應收購支出。據了解,西方石油會在收購後先出售約150億美元的阿納達科來進行去槓桿,調整其財務結構。否則未來若現金流減少,對於利息費用的支出將對公司造成壓力。

我對投資能源股興趣不大,有興趣的是這筆交易的主角與內容

投資市場如同商場,像巴菲特和伊坎這樣截然不同的投資大師,在市場上運用不同的方式賺到令人稱羨的財富,兩者之間的互相過招非常精彩。不過,看來巴菲特在這筆交易上穩賺不虧,伊坎卻比較辛苦一點,透過一連串的動作來取得目標,還不如簽張有條件支付的支票來得輕鬆。

我對兩位大師都是很尊敬的,巴菲特坊間的書已經很多了,如果大家想再進一步認識這位激進投資者卡爾·伊坎,可以參考《King Icahn》(華爾街之狼:金融之王卡爾·伊坎傳)這本書。這本書我從一開始讀的時候就覺得伊坎這個人個性挺怪僻的,也難怪造就了個人的獨特投資事業!

延伸閱讀:讀書心得-《Dear Chairman》大股東寫給經營者的8封信

藉由維權股東與企業經營者的交鋒,完整描繪了在判斷企業經營應注意的面向,並提供讀者許多可以繼續延伸思考的問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