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巴菲特致股東信》讀後心得分享

每年巴菲特給股東的信都能給讀者新的思考,不過我覺得今年比起過往兩年,內容更為精彩,能夠感受到巴菲特字裡行間流露的情緒。
在一開始,巴菲特就引用了愛德格·勞倫斯·史密斯寫的《普通股票作為長期投資》(Common Stocks as Long Term Investments)這本書,談論保留盈餘對一家公司的重要性,以及股東該如何看待公司不發股息這件事。
巴菲特引用了經濟學大師凱恩斯的話:「通常,管理良好的工業公司不會將其全部盈利分配給股東。在景氣好的時候,即使不是所有年分,它們也會保留一部分利潤,重新投入到業務中去。因此,好的投資存在一個有利的複利因素。經過多年的時間,除了支付給股東的股息外,一家穩健的工業企業資產的實際價值會以複利形式上不斷增長。”」
這句話真的說得太好了。一家公司之所以可以穩定向前,甚至讓飛輪持續轉動,開創出新的成長機會,都是因為不耽戀於眼前的成功,而是放眼於更大的未來。
比爾·蓋茲也曾經說過:「我們總是高估未來兩年會發生的改變,低估了未來十年將發生的改變。」當我們將目光專注於眼前的股息收入時,卻忽略的這些錢在公司可以產生的複利效應。
也許有些人會說:「我可以把這些股息收入拿去做更有效率的配置,所以公司應該先配給我。」但是,請你回憶一下當初你買入這間公司的理由?你是因為什麼原因買入公司的股票?
我想原因一定是你相信這間公司的未來成長,甚至相信這間公司的管理者可以帶領公司邁向卓越,而你就是那個想要坐享其成的人。而你現在想要拿錢的理由卻是在打臉自己?
公司拿了股東的錢,當然也不能毫無付出。當企業公開上市後,你所肩負的責任則不是只有公司而已,而是全體股東。《矽谷帝國》這本書的作者在書中描述,在2004年Google上市之前,Google創辦人在佩吉和布林就和全體員工開了場宴會,但是,宴會中他們提到:「過去的公司內部的完全開放、透明將因此而改變,未來公司的事,大家都不能比股東早知道!」
所以,別讓股東不開心,否則股價慘兮兮!就變成上市公司的軟肋。當企業的所有權因上市而被切割成小碎片,也讓投機分子有機會影響公司的營運方向。
巴菲特告訴我們,你應該用一個經營者的角度去檢視公司。當你變成一個經營者思維,你的思維模式與一個投資(投機)者完全不同,是否把保留盈餘留下或分配,你的決定也許也會改變了!
巴菲特認為:「在波克夏,蒙格和我長期以來一直專注於有效地利用保留盈餘。有時這項工作很容易,有時卻很困難,特別是當我們開始與數額巨大且不斷增長的資金打交道時。
在配置我們留存的資金時,我們首先尋求投資於我們已有的多種不同業務。在過去10年裡,波克夏的折舊費用總計為650億美元,而公司在房地產、廠房和設備方面的內部投資總計達到1210億美元。對生產性資產的再投資將永遠是我們的首要任務。」
巴菲特不僅是對波克夏本身是一位經營者,他對他所收購的所有公司也是以這樣的角度去檢視,這些企業的經營者是否跟他持有一樣的思維模式。答案是有。如果你看巴菲特在2019年致股東信的後半部提到他在2012年收購的保險公司-GUARD保險集團。
在2019年,由優秀經理人Sy Foguel所帶領的GUARD的保費收入達到19億美元,較2012年增長了379%,承保利潤也令人滿意。自從加入伯克希爾以來,Foguel帶領公司進入了新產品和新地區,並將GUARD公司的浮存金增加了265%。
另外,巴菲特另外擁有從事風力發電的業務的波克夏能源公司(BHE)公司,也是做著一樣的事情。公用事業在美股是擁有豐厚股息的類股,有時甚至超過80%的利潤。但是作為它的股東,波克夏卻沒領到絲毫股息,為什麼?
巴菲特說:「我們投資的越多,我們就越喜歡它。」「BHE擁有的運營人才和經驗可以用來管理真正的大型公用事業專案,這些專案需要1000億美元或更多的投資,可以支援有利於我們國家、我們的社區和我們的股東的基礎設施。我們隨時準備、願意和有能力接受這樣的機會。」
你懂巴菲特的思維邏輯了嗎?你要投資波克夏,你就必須以波克夏經營者的角度去看事情,而不是從你的角度去看巴菲特該做什麼事情?這就好像你跟一位金牛座的男人結婚,卻希望婚後它變成巨蟹座的個性,可能嗎?改變別人是很難的,我覺得最好的方式是你改變自己,不要投資波克夏了,去投資讓你開心的公司吧!
投資收入是一般投資人最關心的部分,今年波克夏的股權投資報酬率為11%,而S&P500的報酬率為31.5%,輸了20.5%。不過拉長時間來看,1965-2019年波克夏的市值增長率平均每年為20.3%,優於S&P500的10%。
看到上面的數字,你覺得投資哪個好?很多人一直在討論到底投資波克夏的股票好,還是投資S&P500指數好?這個問題答案,不就是看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投資嗎?
早點開始投資的人就會說巴菲特好棒棒,這幾年投資的人就會說指數好棒棒,就是看著眼前的數字說話而已。回溯巴菲特的偉大紀錄,也不過就是自2010年這個大多頭啟動之後才慢慢被追上,甚至到近幾年才明顯被打敗。這樣就說巴菲特下神壇,會不會對他太嚴格了~
所以我們回來看巴菲特的股權收益表現,在2019年這個神奇的一年,波克夏投資的股票在股市上漲後的未實現收益為237億美元,加上營運收益和已實現收益,讓波克夏的GAAP收益高達814億美元。對比起2018年波克夏的未實現損益金額減少了206億美元,GAAP收益只有少少的40億美元,你是不是覺得根本是神蹟啊!
圖片來源:波克夏網站
可是巴菲特說,我們波克夏不搞這套,我們要活在現實世界,而不是活在幻想。所以只看公司的內在價值,而不把市值增長算在波克夏的淨值內(真是傻的令人心疼啊)!而且巴菲特也鼓勵這些公司善用保留盈餘來創造成長,或用回購股票來無成本提高波克夏的持股比例。
所以為什麼大家會那麼關注巴菲特的持股,原因是巴菲特過去鮮少投資科技股,但是波克夏公司卻在近幾年投資了蘋果(AAPL)、亞馬遜(AMZN)公司,而這些公司又是近幾年美股中漲幅最兇的股票。(Amazon的持股數還未達到巴菲特的前15大持股,佔投資組合比重的0.41%而已)。
圖片來源:波克夏網站
巴菲特請波克夏的股東把目光放在公司的營運收入,而非股票收入。可惜這些營運項目的營運穩定但並未成長,股價是反映企業未來的成長性,而巴菲特所持有的非上市企業的潛在成長性根本比不上市場上的熱門股-科技股。所以他也一直在尋找好的收目標的,只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
想要成為巴菲特想要收購的「好公司」,巴菲特在信中重申了他對好公司的定義,且這樣的原則不容打破:
  1. 資本報酬率>20%
  2. 運用低負債就可以獲利
  3. 價格合理
其實前兩個條件並不難,難的是要在現在的投資環境中找到「價格合理」的公司。就像婚姻關係一樣,如果你願意屈就而結婚,難保你的婚姻可以維持很久,也許會遭遇到許多不愉快。投資人在進行個人的投資決策時也一樣,擬定自己的投資原則後,確保你自己遵守紀律,是讓你維持長時間穩定獲利的關鍵。
我認為多數購買波克夏股票的投資人,還是看著巴菲特的光環居多,認為巴菲特優異的資本配置能力會為你帶來優渥的報酬。巴菲特在信中提到,雖然公司在去年回購股票的數量不大,但是他和蒙格都希望股價還可以再多跌一點,這樣他們可以用更便宜的價格來更積極的回購股票。既然如此,相信他,請就不要質疑他!
如果你認為你可以運用手上的資金做更有效的配置,那就不要去投資波克夏的股票。想要領股息就去找股息成長股,想要賺多一點就去找高速成長股,根據你的目標去設定達成的途徑與方法,不要再對你無法改變的事情抱持希望。身為一位對自己負責的投資人,我認為這也是在你進行投資決策時最基本的認知!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