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克夏投資亞馬遜,巴菲特真的變了嗎?

0
505

昨天才提到巴菲特的新投資,今天早上就看到更勁爆的消息,波克夏公司買入了Amazon(AMZN)的股票!

第一眼看到這消息,直覺反應應該不是巴菲特做的決策。果然,巴菲特在接受CNBC的訪問時,表示這筆投資是由同事所做的決策。他說的同事,應該就是Todd Combs或是Ted Weschler,這兩人負責為波克夏管理龐大的股票資產。

雖然巴菲特過去曾說,Amazon是一家非常好的公司,當初沒買Amazon的股票是一項愚蠢的決策。不過,巴菲特的投資哲學一直都還滿明確的,他堅守自己的原則,一樣可以獲得令人滿意的回報。

2018年初,波克夏(Berkshire Hathaway)、亞馬遜(Amazon)與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宣布正式進軍醫療產業,他們合作成立一家醫保公司,致力於降低他們員工的醫療成本。這三家公司總共擁有超過一百萬名的員工,但不是全部都在美國境內工作,而這家公司的服務未來是否會擴及到其他企業也還是未知數。

根據美國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的數據,2016年美國醫療保健支出增長4.3%,達到3.3萬億美元,佔全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8%。在美國,不斷膨脹的醫療成本對於美國人來說是相當沉重的負擔,對於美國的經濟也是潛在的威脅,是未來勢必要面對以及解決的問題。

回到波克夏買入亞馬遜的股票上,出於好奇我想了很多可能性想去了解這筆投資的背後的邏輯。

先回顧一下波克夏在2015年收購Precision Castparts Corp.(精密鑄件)的這個案子。Precision Castparts Corp.是工業與航太零件的製造商,也是巴菲特最近期的一筆大象級投資。

當初,精密鑄件這家公司當初是怎麼成為波克夏的囊中物呢?

在2012年,由Todd Combs開始投資這家公司,直到四年後巴菲特付出320億美元的現金收購這家公司。不過我認為在過去這幾年,精密鑄件給波克夏帶來的收益並不是特別突出。

2018年的致股東信中寫道波克夏的的五家非保險子公司,按收入排名依序是Clayton Homes, International Metalworking, Lubrizol, Marmon and Precision Castparts,精密鑄件位於最後。2018年這五家公司的稅前總收入為64億美元,高於這些公司在2017年的55億美元,增長16%。

另外,波克夏現在滿手的Apple(AAPL)股票,也是在2016年由Combs和Weschler其中一位看好Apple這家公司的發展前景而領投的。後來他們都已經把手上Apple的股票賣掉,但巴菲特整個買上癮,愛上這家公司了,仍持續不斷買進。致目前為止波克夏持有Apple股票約2.5億股,總價值約530億美元以上。

我們可以從上面兩個例子來看,Combs和Weschler的投資只是一個開端而已,之後巴菲特有可能還會有更大的動作。

目前要等提交13F後才有辦法知道波克夏對Amazon的部位規模,不過,這次對於Amazon的投資,是否可預示巴菲特之後也會開始大量買進Amazon的股票呢?

我認為不會,至少在短期內巴菲特應該不會再大舉買進Amazon的股票。(當然,我也有可能是錯的。)

因為Apple和Amazon都是上市公司,所以我想就這兩家公司來進行思考。

首先,波克夏第一次買入Apple公司股票時,Apple的股價尚處於相對低點。當時不僅財報數字不亮眼,分析師唱衰,投資人對於Apple這家公司可說是極度悲觀。我自己在2017年初時也買了Apple的股票,當時我認為買入的原因就是一個,Apple股價很便宜!

如果大家用科技公司的角度去評估Apple,多是給他沒有創新、沒有成長的評價,但是,看看身邊的人,iPhone早已從科技產品轉變為消費品。除此之外,我也認為iPhone等硬體裝置是Apple轉型為軟體公司的載具, Apple產品的使用者透過它們來購買服務是很自然的事情。

Apple有充沛的現金,自2012年也開始穩定配發股息,近五年的股息成長率為10.5%。所以即便蘋果的股價表現平淡,投資人還是有股利可以領。但若是蘋果有推出新的產品或服務受到認同,激勵股價上漲的話,那就不僅是股息收入,還可以享有豐厚的資本利得。

這就是價值投資的好處,買入的價格低,必須承擔的損失風險就會降低。手上的股票不會像燙手山芋一樣讓你隨時想拋棄不要,就像我們之前說的,長期投資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結果,而不是你驅使你買入股票的動機。

所以從這個角度去看Amazon,雖然公司未來的成長潛力無法估計,但畢竟目前美國股市處於強勢高檔位置,怎麼說也不會稱Amazon的股價現在是「便宜」吧,加上Amazon雖然擁有優異的現金流,但是Bezos通常都是把資本再投入到未來有成長潛力的業務上,來鞏固它的護城河。

我們在前幾天的文章「Amazon (AMZN) 2019Q1財報短評」中也寫到,Amazon並不是一家只會燒錢,不會賺錢的公司。在過去十年,Amazon把賺來的錢大量的在投入到他自己的事業中,每當投資者認為Amazon開始產生巨額現金時,Bezos總是可以把眼光放得更遠,包括未來的物流能力或AI人工智慧等投資上。

另外,我也不是沒想過Amazon之後會開始發放股利的可能性,不過怎麼想都覺得機率不高。公司賺的錢目前並未用於發放股利,在市場競爭日益加大,環境不確定性因素上升的同時,買入Amazon必須承受的價格風險相對上升,感覺就不太像波克夏的風格。

誰知道呢?也許波克夏的經理人們擁有我們所沒有的資訊來源,可以預判市場未來的趨勢,並且有本錢押注在這上面,再過幾年後看,Amazon的股價現在也可能是低檔。

在閱讀相關資料時我也看到一篇2018年3月Bloomberg的文章在介紹Todd Combs的經歷,裡面講到三巨頭成立的醫保公司Haven的故事。在這篇文章中,提到2017年當時巴菲特和Jamie Dimon就這個案子已經要簽約了,但是他們想要Bezos加入。Combs便搭機飛往西雅圖向Bezos提出降低美國醫療保健系統成本的想法,並且在日後也主導了這家公司的建構與發展。

我認為波克夏未來的投資決策,不管是選擇投資標的或是鑑別經理人的能力,Combs都有辦法承襲巴菲特的風格,並且擁有自己的一套原則。而他在許多公司事務上的掌控權與重要性提升,在合作的過程中,有沒有可能是促成Combs決定買進Amazon股票的原因呢?

我想今年的股東會應該很熱鬧,投資者現在應該滿肚子問題想要股神巴菲特來幫我們解答了。真是令人期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