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思維-規模的規律和祕密

之前看到一篇名為《誰將是地球上第一個“99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的文章,主要是在討論現在的大型科技公司為什麼可以解決生物學上面的「重力限制」,這種限制是指在生長的過程中,生物體長大到某一個程度,會再也支撐不住被自己壓垮。而這套邏輯套用到企業上面也說得通,當一家公司成長的規模大到某一個程度之後,也有可能被自己的規模給限制或壓垮。

為什麼目前的大型公司,卻看似可以擺脫這個詛咒呢?一直無限的擴張下去形成超級巨獸呢?

在這篇文章中,答案就是現在的超級大公司就是超級AI。在2007年以前,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前三名分別為Exxon,GE與Miscrosoft,但到了2017年,前三名變成Apple、Alphabet與Miscrosoft。

這些公司利用所蒐集到的大量數據資料,形成一個數字化的大腦,解決了一般生物體先天上受到「重力限制、反應太慢、速度太慢」這三個問題。

也可以稱她們為「超個體」,或超有機體(由許多有機體組成的有機體系)。以往個別公司所考慮的是公司本身的利益而以,但是換到了超個體公司,它們思考的是如何解決全世界的問題,考慮的是全人類的利益。而在這些超個體公司逐漸形成的過程,最後到底會帶給我們什麼?是很值得去思考的問題。

讀完後馬上連想到萬維剛介紹這本《規模的規律和秘密》這本書,本來對這本書沒有很高的關注,但是聽完之後卻超有興趣,因為我平常都是邊開車邊聽專欄,這本書我還聽了兩次,覺得每次重聽都有收穫。紀錄一下專欄的內容:

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將物理學中的基本的思維方式,所謂「尺度分析」的概念,並將其應用在跨領域的學科之上,包括生物學、社會學和經濟學。若以數學公式來表達,則表示為:

Y = cXk

這個公式表示 Y 和 X的 k 次方成正比,物理學家把這個公是稱之為「標度率」,其中的k決定了整個系統的性質。如果 k=1,那就是線性關係,可以按照簡單的比例放大;如果 k>1,就叫做超線性關係(superlinear);如果 k<1,就叫做次線性關係(sublinear)。

  • 世間萬物通常都不能按照簡單的線性比例放大。

舉例來說,如果有一棵樹,這棵樹不可能可以按比例越長越高、越長越粗,因為樹的體積和重量,是跟樹的立方成正比,樹的支撐力量是由樹的橫切面積決定的。應用到其他的生物體上,我們就可以知道,特別重的生物,腿就得特別粗才可以。

或是舉另外一個例子,一個人的體重與他吃藥的劑量之間也往往不是成簡單的正比關係,藥物的劑量應該和體重的2/3次方成正比。作者在書中舉了一個例子,在1962年有人想研究LSD這種迷幻藥對於大象的影響,因為當時已經知道體重1公斤的貓使用LSD的安全劑量是0.1毫克,所以他就給大象注射了300毫克的LSD。結果只過了一個小時,大象就死了。

  • 壽命的定數

我們可以再進一步討論「生長」與「壽命」。為什麼我們從小孩到成人,發育時長高長得很快,但是到某個年紀之後就不太可能再繼續長高了?或是,為什麼不管科技怎麼進步,人類的壽命都沒有辦法顯著延長呢?

答案可能是因為我們人類在生長過程中,所吸取的能量可以分成繼續生長與維持已有的身體,而當身體長到某一個程度時,吸進來的能量已經跟不上生長的速度,而只夠用於維持已有的身體,才會造成這個現象。而在生長的過程中,新陳代謝與不可抗力的衰老因素讓我們無法避免死亡的結果。

討論完個體的規模,書中又將尺度分析的概念延伸到城市與企業。

為什麼城市就是越大越好,但企業卻不一定越大就是越好呢?

  • 大城市就是要「夠大」

如果用城市的標度率來表達大城市的特點,我們可以看出,城市的基礎設施與人口呈現的次線性關係,表示大城市比小城市更節省基礎設施,但是城市的產出卻與人口呈現超線性關係,大城市可以吸引大量的人口流入,而因為人口的因素,大城市的產出可以比城市規模的擴張還要快。

當人口密度越大,人與人之間的連接點越多,生意就越好做,規模優勢越大,產出當然更豐富。如果城市人口規模擴大了100倍,基礎設施只需要擴大50倍,而城市的產出卻可以擴大200倍。想要讓系統(不管是生物、城市或是企業)發展壯大,汲取的能量必須大於消耗的能量,就像一家公司要持續成長,成長必須是建立在資本報酬率大於資金成本率的前提之下,不然成長反而是一種負效果。

  • 公司的宿命

在這本書中,企業的標度率,可以建立在銷售額與雇員之上,銷售額就是企業汲取的能量,勞力成本就是企業消耗的能量,而剩下來的,就可以用於企業的成長。

結果研究顯示,銷售額,正比於企業雇員人數的0.98次方,差不多就等於 k=1。之前我們提過,當k=1時,代表Y與X呈現簡單的線性關係。這也代表對公司來說,並沒有什麼明確的力量推動公司越來越大,也沒有什麼明確的限制要求公司有固定的壽命。

但是,事實上我們了解公司的發展階段,通常在一開始增長都會很快,但是到某一個程度後會從成長期轉變為成熟期,增長率漸漸固定下來。作者認為,大公司的銷售額和成本都跟雇員人數成正比,是一個危險的關係,就好像一個老人,面對衰老的過程最後也會面臨死亡。大公司隨著市場波動,也會變得脆弱,一旦發生意外狀況就有可能會倒閉。

公司的標度率同樣也意味著所有公司死亡的概率都是一樣的。物理學家甚至據此給公司算了一個「半衰期」。

一般美國上市公司的半衰期約10.5年,這代表我們任意追蹤數個上市公司,每經過10.5年,它們就會死亡一半。

這個半衰期跟行業別、公司大小或上市時間都沒什麼關係。一般來說,若再去計算一間公司要存活一百年的機率,則大概是百萬分之四十五。

到底為什麼公司的標度率 k=1?目前還沒有辦法有具體的解釋。因為我們從很多投資的書籍都可以看到,長期持有一家有競爭優勢(護城河)的公司股票,可以讓我們享受到複利帶來的巨大回報。但是,一間公司的護城河可以維持多久,以書中的概念來看,或許還是要看公司是否具有不斷創新的能力,如果因為規模大到一定程度,而不再冒險創新,而依賴現有的業務模式,就可能會漸漸面對到生物體的結局了。

  • 規模決定了生物體的能量汲取能力、力量和壽命。

規模決定了城市的產出、基礎設施和發展前景,規模,也能決定公司的宿命。生物體、城市和公司表面看來好像千變萬化,但是其實都符合某個特定的規律,這本書利用簡單的數學與生動的例子來說明較為複雜的概念,可以讓我們去理解這個規律,反思規模帶來的效應與應對方式,主動掌握自身的成長與命運。

延伸閱讀:《誰將是地球上第一個“99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